开源节流并重解决补贴缺口

2019-12-19

1、随着光伏装机规模的不断增长,我国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不断扩大。如何让看待截至2017年底,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已达到1000亿元。 

首先需要厘清一个逻辑,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变大,并非由光伏装机规模增长造成。截至2017年底,全国光伏发电装机达到1.3亿千瓦,但目前拿到补贴的企业,其实是2013年以前完成的装机,容量约在2000万千瓦。这也就意味着,2013年以后新增的1亿千瓦装机还没有拿到补贴。因此,不能将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的帽子扣在光伏发电头上。

在我看来,补贴缺口变大的根本原因有两个:一是征收不到位,入不敷出,补贴的缺口,逐年积累,不断增大。补贴来源是从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,每年应该征收1000亿元,但是征收比例约75%,每年欠收200多亿元,长此以往,造成了历史欠账,多年累积成为1000亿元的大缺口。二是征收额度没有随可再生能源规模的扩大而提高。目前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0.019元/千瓦时是2013年确定的,当时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规模不到1亿千瓦,发电量不到2000亿千瓦时,现在可再生能源的发电装机已经超过3亿多千瓦,年发电量也超过8000亿千瓦时,但是可再生能源附加的额度没有按照可再生能源法的要求及时调整,补贴出现缺口是必然的。


2、究竟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?

解决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,需要开源与节流并重。但是我们在开源方面做的很不够,开源需要做两点工作:一方面,要足额征收可再生能源附加,把历年应收未收的欠账收上来,仅这一项就可以增加可再生能源补贴近千亿元;另一方面,根据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规模,适当提高可再生能源附加的额度,譬如,将可再生能源附加征收额度从目前的每千瓦时0.019元,提高到0.03元,每年即可增收600多亿元,也可以弥补多年的补贴欠账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国际市场上出现了一批低于3美分/千瓦时的光伏项目,且用的是中国的光伏产品和装备,甚至有些还是我国企业投资建设的。为何这在中国实现不了?因为我国的各种交易成本太高,包括:土地费用高,获得使用权的程序过于复杂;企业融资成本过高。如何降低光伏发电的融资成本和土地成本,越来越成为光伏发电行业成本下降的关键因素。


3、光伏产业如何在补贴有限的情况下实现快速发展?政策应该从哪些方面引导?

第一,仍然要高度重视在能源转型期间发展光伏产业的意义,国家要稳定光伏产业发展政策,促进光伏产业的健康、稳定、规模化发展,共同维护光伏发电发展的好势头,不能为其泼冷水,更不能对其发展加以限制。

第二,预计3~5年时间,光伏产业就能够不依靠输血,实现健康发展。在此期间,应该提出明确的补贴退坡机制,制定补贴梯级式下降目标,激励企业加快技术进步,通过市场竞争机制,真正实现优胜劣汰。

第三,打破省际间壁垒,扩大外送通道;控制燃煤发电量,在减量不减收的原则下,让一部分燃煤机组变为调峰机组,为可再生能源发电留出空间,解决好光伏发电等非化石能源发电的消纳问题。

第四,在全国开辟绿色电力通道,鼓励家庭、企业认购绿色电力,提倡政府机构、企事业单位率先购买绿色电力,使消费绿色电力成为全民自觉自愿的行动。

 

2018年2月24日

中国电力报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